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一彤 > 调无弦之素琴——略论所谓“英国价值观”的政治语境

调无弦之素琴——略论所谓“英国价值观”的政治语境

 

无论是出于调侃还是出于炒作的心态,日前英国教育大臣尼奇·摩根一番关于“英国价值观”的演说忽然在国内媒体之间不胫而走,在社交网络上激起了又一阵凉热。如今拜澎湃新闻所赐,尼奇·摩根演讲原稿的中文版已见诸网络(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02258),读者终于得以一睹这场演说的原貌。

 

在阅读这份演说词时,即便不采纳后结构主义者的文本分析理论,读者也完全可以看出,对这份充满政治辞藻的演说词的理解,不应脱离其所处的政治语境。尼奇·摩根的这场演说,原本是她在今年1月27日应英国政策智库Politeia邀请发表的冬季致辞。Politeia智库的政治立场总体偏向中右翼,以支持自由市场为原则,因此与保守党关系良好。在这一场合发表演说,因此也少了公开演讲时对多元化政见的顾忌,使尼奇·摩根更放得开手脚。从英国政府网站公开的演说词原文(https://www.gov.uk/government/speeches/nicky-morgan-why-knowledge-matters)来看,摩根在这场演说中对当前英国教育制度的讨论面比较广泛,而所谓“英国价值观”并不是唯一重要的议题。她在演讲开头便开宗明义地强调:现政府的教育政策所针对的,是五年前遗留下来的三大主要问题:英国教育的国际竞争力不足、雇主与大学对学位认证的可靠度缺乏信心,以及学生背景对其学业造成的负面影响。这也基本是她在演讲中对当前英国教育界困境的概括;而她在演讲中所勾勒的积极愿景,也正是她对下一步保守党政府教育改革的许诺。

 

其次有必要澄清“英国价值观”这一概念本身。“不列颠基本价值观”并非1月27日才发明的新词,而是2014年以来保守党-自民党现政府不断提起的概念。从去年11月英国政府公布的信息来看(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380595/SMSC_Guidance_Maintained_Schools.pdf),“不列颠基本价值观”包括自尊自爱、明辨是非、尊重英国的民事与刑事法律、积极主动、承担责任、尊重多元文化、尊重他人,以及尊重作为英格兰立法与司法基础的民主价值,鼓励民主参与。正如演讲词中对伯明翰骚乱的引用一样,这一概念在去年甫一推出,便重点针对了英国当前社区文化衰败、多元价值冲突的社会现实,可谓声教育改革之东,击内政治理之西。摩根在演讲中所极言的“开放包容”“互相尊重”与“跨立场共识”,便起到了这一作用。

 

然而,与摩根在演讲中反复强调的“共识”相反,围绕当前英国教育制度的论辩非但缺乏有建设性的共识,反而在最近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

 

如果将摩根1月27日的冬季致辞放到当前英国政党政治的语境之下,便不难发现,这份在礼节性场合发表的演讲,虽然对教育问题的阐述比较透彻,但其中的政治、尤其是政党背景相当浓厚。例如,在指出现实问题时动辄以“五年前”打头阵,是现政府官员在表态时惯常使用的手法,其目的是为了将听众的注意力转移到上一届工党政府身上;而以此为基础,再行论述现政府对未来教育改革的展望,无异于为保守党鼓舞士气、为持相同政见者稳定军心,以巩固本党在知识界与政界的基础,为大选做准备。毕竟,尼奇·摩根在去年7月15日才接任教育大臣一职,而本届议会在今年3月30日就将正式解散、以迎接下一轮大选,现政府要员在1月27日许下的承诺无论多么具体,已经不可能在本届任期内付诸实施。

 

那么,这份致辞到底有多少推卸责任的成分,又到底含有几分共识?五年前工党政府下的英国教育制度固然遗留了不少问题,不过2010年以来现政府教育政策所造成的争议与损失,也绝非精湛的政治修辞学所能一笔盖过。由于现政府在2010年起实行财政紧缩政策、大幅缩减对大学教育的补贴,造成英国大学学费暴涨,激起学生强烈反抗,一度在2012年与伦敦警方爆发激烈冲突;这也加剧了演讲中被视为重中之重的高等教育不公平问题。而高涨的学费与2012年英国内政部取消留学生毕业后留英工作机会的改变,也从不同方面对英国大学的国际竞争力造成沉重打击,受到英国高等教育界的抨击。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摩根不但很难从在政界蒸蒸日上的内政大臣特雷莎·梅(Theresa May)手中替高等院校争取机会,也无法在可能延续不到一年的任期内对现政府的教育政策进行认真的检讨。

 

至于国内观众比较在意的多元价值问题,现状也远比演说词复杂。在去年3月,伯明翰市议会接到匿名举报称当地有若干所教育机构已被所谓“特洛伊木马计划”渗透,正在暗中对穆斯林学生传播极端思想,一时惊动英国教育部,总共有数十所伯明翰当地学校受到调查。直到7月22日,英国教育部发表最终调查报告,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被调查学校已被极端分子渗透,但一些被调查的教职工可能对极端思想表示同情。虽然风波过去,但一些教职工因受到指控而蒙受职业与精神损失,教育部门的做法也引发了舆论对教育问题的担忧。很难想像在调查一项指控就需要仔细研究4个半月的情况下,摩根所领导的英国教育部能在未来短短2个月内为英国教育界带来根本的改变。

 

 

摩根对自由主义和民主价值的宣扬,同样不能简单地按字面意思来理解。作为保守党的骨干成员和拉夫堡大学所在的拉夫堡选区议员,摩根曾在2010年与拉夫堡大学学生代表就学费问题在BBC电视节目《政治秀》中当面对质,当时她辩护政府削减大学补贴的做法可以将大学生数量降低到合理水平;至于她所强调的民主参与,也和她主张的本土价值一样,是保守党内近年来相当主流的观点,在诸如Politeia这样的场合下属于一剂有益无害的太平药,并没有多少新的洞见。而根据一份来自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EPI)的报告则显示,学费高企的状况有可能对10到11个由执政党(保守或子民)控制的选区的投票态势造成影响,甚至会对现任议员的连任构成威胁,这其中就包括摩根本人的拉夫堡选区。由这位教育大臣对与自己政治立场相近、政治利益相通的学者和政客发表演说,也只能是“调无弦之素琴”,不论弹者心怀何意,只看听者是否有心了。

 

只不过,这张素琴所发出的次声波似乎传到了意料之外的某个地方,并且产生意料之外的共振效应,无论振动着的是明谏,还是暗讽。

 

(注:至于某些国内媒体指英国剑桥大学取消非自由主义传统哲学授课的说法,笔者才疏学浅,并未在网上查到英文来源。又因为与本文要旨无关,故不表。如果有人了解实情,还望多多赐教。)

(又注:根据今年1月末以来多项民调显示,目前保守党与工党的支持率都在30%到35%左右徘徊。若照此趋势发展下去,今年5月大选的结果将比2010年更为扑朔迷离,可能只有三党联合政府才足以确保掌握议会内的多数席位。)



推荐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