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一彤 > 生死时刻:9月7日苏格兰民意调查速评

生死时刻:9月7日苏格兰民意调查速评

就在英国时间7日早八点,由YouGov主导、在Sunday Times上发布的苏格兰独立民意调查出炉(http://yougov.co.uk/news/2014/09/07/full-results-scottish-independence-2nd-5th-septemb/)。在距离最后关头还剩下不到两周时间的当下,这份民调呈现出一个令人焦灼的状况:YES的意见达到47%,而NO则仅有45%,“独派”的YES攻势似乎扭转了一直以来的颓势。一度尘埃落定的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再一次以悬疑大片的姿态,轰炸了全球媒体的版面。

鉴于苏格兰公投事关国体,从2012年开始,有多家英国调查机构就这一问题进行民调。但因为不同机构调查方法殊异、以及目前YouGov调查方案一马当先,本文无法进行跨机构的同时性横向对比,因此只以YouGov的历史数据为准,进行历时性的纵向比较。

首先,从今年夏天以来的数据来看,在今年七月到八月初,YouGov显示YES民意(即支持独立的民意)在35%左右,而NO民意则在55%左右,除此之外是尚未决定的摇摆意见。然而,在8月12日到15日之间进行的民调中,YES上升到38%而NO下跌到51%,而未决定意见则依旧在11%到12%左右徘徊,不难发现民意开始出现了结构性的变化。这一趋势在8月份愈演愈烈,到月底的26至28日,YES达到42%而NO跌落48%,基本呈现差距匀速缩小、且YES匀速上涨、NO匀速下跌的局面,只不过这个速度快得令人大跌眼镜。不难发现,摇摆民意的数据仍然在10%左右。

如果将本次公布的9月初民调数据和8月末进行对比,不难发现一些有趣的特征(注:本文中的“政党支持者”相关内容对应YouGov民调中表示当前选举意向的部分,而非2011年投票历史的部分,请在查阅图表时注意甄别)。首先,从各政党来看,在支持保守党的被调查者当中,YES对NO是7%对93%,但鉴于保守党在苏格兰影响力非常有限,这在公投的大局面前只能算杯水车薪;自民党支持者当中,YES对NO是13%对83%,不过自民党的惨淡选情限制了他们对独立议题的影响。苏格兰民族党SNP支持者的意见达到92%对5%;工党支持者的意见则为23%对71%。若从八月份的两次数据来看,工党支持者当中YES对NO的意见从8月7日的13%对83%到28日的19%对74%,再到如今的23%对71%;与之相比,SNP的支持者在六月底的意见为YES对NO85%对8%,此后在8月7日为85%对10%,28日为87%对8%,到如今的92%对5%,呈现出互相不同、却基本都以YES增长为主的发展趋势。

工党一直是苏格兰地区唯一一个能和SNP相抗衡的政党,如果工党的民意基础就统独问题发生了动摇,将为苏格兰独立公投敲响恐怖的警钟。工党支持者虽然总体上还是反对独立,但支持独立的意见在一个月内增长了10%、而明确反对独立的意见却下跌了12%,这已经足以为未来的选情增添不少变数。SNP的YES民意一直在高位浮动,最近的变化倒更像是“破釜沉舟”的表现,未必代表太多民意上的变动。应该说,从政党的角度来看,本次工党支持者在8月份的意向转变可能是造成这次独派逆袭的重要原因。

意见的转变同样表现在其他方面。从“假如苏格兰公投有三个选项,你最希望选择哪一个”这个问题上,可以看到苏格兰民意正在远离工党所代表的温和放权路线。在三月份的民调当中,支持“权力下放”的民意为36%,超过“完全独立”的31%;如今“完全独立”达到42%,而“权力下放”则依旧只有36%,表明随着公投局势不断白热化,英国各界对权力下放的许诺有可能越来越难以吸引苏格兰选民;不过,仍然有49%的受访者认为英国政府对权力下放的许诺有可能兑现,比39%的怀疑者更多。与三月底相比,看好苏格兰独立后经济形势的意见从35%上升到40%,而看衰的则从44%下跌到42%,认为没有变化的意见从11%跌到9%,不能确定的意见维持在10%,也表明苏格兰选民对独立后经济形势的预期发生了一些结构性的变化,向着更乐观的方向倾斜。苏格兰选民对经济议题的安全感有所上升,这恰恰严重制约了统派一直以来主打经济牌之宣传策略的发挥。

政客造势奏效与否,也可从本次报告中一窥端倪。与8月28日至9月1日的数据相比,主持“在一起更好”的工党政治家达林虽然在8月与萨尔蒙德的电视辩论中打出组合拳,一度用一系列针对现实问题的质问令萨尔蒙德难以招架,但鉴于萨尔蒙德成功地在第二次辩论中兜售独立愿景、以至于扳回一城,民意对他的信任度没有任何显著变化,反而是对他的不信任度有了一个百分点的上升,从61%上升到62%。可怜的大卫·卡梅伦首相维持着73%的不可信度,而苏格兰首席部长萨尔蒙德的信任度从38%上升到43%,不信任度则从58%下跌到53%。出自SNP的苏格兰第一副部长尼古拉·斯特吉恩的信任度从37%上升到44%,不信任度从55%下跌到50%,也可谓居功至伟,而她在民意上领先萨尔蒙德的势头似乎表明,这位第一副部长在SNP内部的地位也正在快速崛起,并很有希望在萨尔蒙德之后延续民族党的号召力。工党党首艾德·米利班德的可信度比较低迷,但还算稳定,微跌1个百分点。戈登·布朗的可信度与不可信度则各上涨了1%。

活跃在苏格兰地区的两大宣传造势活动:YES Campaign与“在一起更好”的成败似乎也终于要一见分晓。支持独立的YES Campaign在7日公布的民调中收到了60%的正面评价,也得到了46%的信任,比9月1日分别大涨13%和11%。相比之下,“在一起更好”的促统宣传后继乏力,正面评价和可信度虽然大致持平,但负面评价从52%上涨到60%,不信赖的意见也从34%上涨到44%。然而,除了SNP支持者之外,其余各党派的支持者总体上仍然更倾向于“在一起更好”,而非YES Campaign,因此这一宣传活动的跨党派说服效果究竟如何,仍然有待商榷。

虽然YES Campaign的形象并没有在非SNP政党支持者当中有太大改观,但统派宣传造势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从受访者对苏格兰独立后问题的担心程度(此问题可多选)可以看出,统派现行宣传策略的余地有可能越来越有限。总体上看,39%的受访者最担心独立后的苏格兰难以负担自身的公共开支,其次是担忧英国和海外企业撤出苏格兰,有30%;第三是担心苏格兰家庭的开支会上升,有26%,而统派所力推的英镑问题却只得到24%选民的选择。除了SNP之外,各党派支持者当中基本都遵循相同的排序。这似乎表明,苏格兰民意所关注的焦点已经回到了本地经济与福利政策方面,而受到英国政府操纵的外部经济政策,似乎越来越不成问题——这里面显然有一种对“苏格兰与英格兰进行对等谈判“的心理预期在起作用,使得英国政府目前仅剩的一些放权措施逐渐失去吸引力。

然而,在对未来的担忧方面,有一些意见却完全不以为然:在支持独立的民意当中,有61%认为YouGov列出的这些未来隐患都”根本不是事儿“。而在SNP支持者当中,有65%也不对上述问题表示忧虑。在“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之后最担忧的问题”一栏,有46%的受访者担忧苏格兰继续执行伦敦方面制定、却在苏格兰不得人心的政策(这是SNP在2011年独立白皮书中所指出的一个重要问题:苏格兰的选举结果很少与战后英国的政局相吻合)。紧随其后的是担心伦敦方面榨取北海油田收入(35%)、公共医疗治疗下降(28%)、英国保留在苏核武器部署(26%)和苏格兰因英国可能退出欧盟而牵连苏格兰(22%)。以上不但是苏格兰现实的问题所在,也是SNP宣传中着力强调的内容,可见独派虽然未能在短期困难上想出什么解决办法,却已经十足营造出对伦敦政府的不信任和抵制心态。

当伦敦政府不再可信,困扰独派的一系列现实问题仿佛也“迎刃而解”。这看来有些滑稽:在“你认为奥斯本关于拒绝苏格兰使用英镑的言论是策略性的造势还是真实的警告”这一问题上,六月底的民意在“谎言”与“真正的威胁”之间呈现42%对42%,而现在则是51%对39%。而在“你认为苏格兰独立后能否留在欧盟”,有39%的选民表示乐观,只有37%的选民表示悲观。在2015年英国大选的问题上,55%的意见认为独立后的现任苏格兰议员应当留在英国下议院,直到2016年苏格兰正式独立后再取消;47%的意见认为苏格兰选民应当参与2015年英国大选,并选举出最后一届来自苏格兰的下议院议员,同样直到2016年正式独立之后再取消。此外,54%的意见希望保留女王作为国家元首。随着公投临近,“向前看”的投机心态恐怕已经盖过了瞻前顾后的投资心理,增强了SNP在具体政治议题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乃至推动厌恶保守党政府而又对工党感到幻灭的人群投入独派怀抱。

对本次民调的数据分析大体如上。大体可以作出以下结论:YES能够在本月初强势反超,从数据上看是民意结构性变化的结果,折射出了苏格兰社会心态的显著变化。这一变化不只是统独宣传战的结果,更是一系列因素影响之下的综合效应,很难通过单一方面去理解、并提出应对措施。2%的优势本身是微不足道的:在越来越不稳定的局势面前,2%并非不可逆转的绝对差距,甚至有可能位于整个模型的统计误差范围之内。与其说2%奠定了SNP的胜局,不如说只是鼓舞了独派一度低迷的士气,让这场几乎已经大局笃定的公投再度成为悬念。但与这个简单的数字相比,YouGov的全局统计表明,在最后的十几天里,一种思路正在苏格兰崛起:只要公投独立了,SNP可以替苏格兰人与伦敦谈判,而这一次将不再是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请命”,而是理直气壮的对等交涉——在这一愿景面前,无论西敏寺提出多么诱人的放权方案,恐怕都很难再撼动苏格兰的民心。不列颠三百年的悠久基业即将面临严重的威胁,而这恐怕是在2012年签署《爱丁堡协定》的卡梅伦首相,在赌局末盘所预料不到的。

推荐 29